贪虫

懒人就是废物

samurai girl

我又要变魔术了(
不过这次可能会把以前写的整理出来

那女人对我说,我就是恨你,恨极了你不见喜怒的面孔。

女人举起枪,扣动可以扣动的东西,狭小枪口内的爆破力以她手为球心辐射四周,我的尾椎与指骨应召振动产生振颤。

油腻的大脑皮质,骨头的碎片,猜测那是怎样一种弹头将她的头轰开那大洞,惊讶为何我身上只溅落灰白的脑而无半点血迹。脑是温热的,而又料想刺痛的血,女人支撑她残破的头颅问我是否曾经对她怀抱真情。

奥菲利亚,我确实曾经爱过你。我便用歌剧的喉咙唱,明知这女人永不溺毙铺满鲜花的溪流。

被血染上棕色斑点的金发呈现梦幻般的蓬松态,便是我迷恋汩汩涌出的奇点,女人的眉,女人的鼻梁,女人的红唇,女人的下颔,那头颅好一似装满红酒又被打破的玻璃杯,猩红与生命自豁口流逝,止不住停不下源源不断滔滔不绝,我的鞋子周围聚集的她的纯洁体液,带着剧痛的色朝我哀诉。

又开始想吃肉了,不仅想吃肉还神他妈想看家庭伦理大戏。
跟赤指腹为婚的娜娜美在结婚前一天为了追求真爱和自由逃婚了,两家人在警察局录失踪人口的口供的时候赤绿相遇,绿觉得姐姐什么都没做错所以跟心情不好的赤闹翻了,于是两个人吵着吵着就认识了,然后经过n轮狗血大戏最后两个人在一起的这种故事()

然后一定要有肉,一定,要看一脸“这种麻烦的家伙哭起来的样子真是……”的赤和一脸“把姐姐逼走的混蛋居然这么温柔……”这种表情的绿的那种肉(你冷静)

室友被我念烦了扔给我一根棒棒糖……
有吃就行,室友万岁(

好想吃夜宵……

千红/白日梦中星

/

守泽千秋的梦想是成为s8的驾驶员,然后在木星工作区组建一个s8驾驶员五色战队。

猜猜看鬼龙红郎对此的评价是什么?

“挺好的,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实现它?”

守泽的回答是,总会有办法的,比如也许有一天,走在路上突然就有某个戴着墨镜的大叔拦住他说小伙子我看你骨骼精奇很适合开宇宙飞船有兴趣跟我去jaxa一趟吗?

未来充满无限可能性,并且坚定相信这可能性,对于守泽而言,任何一种希望的光都能在他的眼睛里被无限放大。

鬼龙看着守泽闪闪发光的眼睛并不打算说什么打击人的话,有梦想是好事,鬼龙挺羡慕有梦想的人。

那,鬼龙你的梦想是什么?守泽突然抓着鬼龙的肩膀,用那双亮晶晶红彤彤的眼睛看鬼龙。

“我吗?突然要我说这种事……”

“别这样,一定有的吧?呐?”

“大概,是希望我妹身体健康一切顺利,吧。”

守泽握着鬼龙肩膀的手僵硬了一下。

“你真是个像妈妈一样的好哥哥呀。”守泽说。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想不到什么能用来回答你的豪言壮语。”

鬼龙对自己的处境一向有自知之明,脸太凶,头脑一般,特长除了打架就是缝纫,打架不能用来当职业,要去做什么服装设计师也是很扯淡,更不用提自己还有过一段不良少年的黑历史,如果说他真的有什么期待的生活方式,无非就是“堂堂正正地走在太阳底下”罢了。

走在星星底下不可以?守泽歪歪头。

这是个比喻哦守泽君。鬼龙跟着守泽一起歪头。

我说的也是比喻哦鬼龙君。守泽把头正过来。

嘁,我不擅长玩文字游戏。鬼龙投降似的把脸扭开。

放学坐在河滩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机会其实不多了,毕业考试临近,虽然说守泽千秋和鬼龙红郎的成绩都一样烂的出奇,可再烂也要拼一拼运气。

守泽说自己如果考不上的话就去考飞行员,他对自己的身体素质还算有信心。看着对方踌躇满志的表情鬼龙心想那我能干什么呢?仔细思考最后说出了“我妹妹喜欢看漫画要不然我去应聘当漫画家助手算了。”这种听起来有点没出息的话。

守泽哈哈哈地笑,抬头仰望被夕阳染成红与紫的天空。

“快天黑了。”

水瓶座(宝瓶座)流星雨,Eta Aquarids,守泽想念出英文名,奈何拼了好几次都没有拼对。

听起来是不是像什么英雄战队的名号?他说,超帅气的发音哎,你听,eta…那什么…战队,red流星参上!

守泽就是有这种连个单词都没念好别人都觉得丢脸丢到家了他还能一脸期待的问人家我刚刚念的台词是不是超级帅气的强大勇气,鬼龙想守泽的字典里大概没有尴尬二字。

你说是就是吧,鬼龙耸肩。

水瓶座流星雨的母体是哈雷彗星,就是普通人一提到彗星就会想到的那个,听说今年流量不小,每小时有六十多颗。守泽拿着手机一边照星空模拟软件调整望远镜的角度一边念叨,虽然大部分是从哪里直接鹦鹉学舌过来的。

哈,角度ok星图也对上了,准接下来就慢慢等吧。

鬼龙看来,这种天文观测应该没有守泽说的这么简单,有光污染啦找辐射点啦什么的,可真要他来说什么解决办法出来他肯定比守泽懵多了。

天完全黑下来大概七点多,上游河滩靠近郊区,附近这片的路面上都没灯,往来的车也少,守泽像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鬼龙:“对了,你这么晚还没回去没问题吗?你家妹妹这时候也回去了吧?”

“她们学校组织了旅游,这几天都不在家。”鬼龙说着,掏出手机看了看。

“你在等她回复?”

“嗯,已经一个小时没有回复我了,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呢。”

守泽拍拍鬼龙的肩膀:“给那孩子一点自由空间啦,说不定她也和我们一样在等流星雨哦。”

“话虽如此。”鬼龙无奈地在手机上又敲出一条信息,正打算按下发送键手机自己振动起来。

Re:要去往看流星雨的旷野,这边信号不好就不多回复了,我没事的哦,好几个老师也跟我们一起去,晚上就露宿那边了。

Re:Re:哥哥如果没事的话也去看看吧,今天的流星雨,反正明天周末可以多睡一会。

鬼龙没有意识到后面一条短信带给他的各种信息,比如要到很晚才能观测到。

这次流星雨的流量峰值是半夜两点以后。

所以十点以后河滩上的两个白痴望着柔软如雾的上弦月已然出神放空。

还是回去吧,鬼龙说。

嗯,回去吧。守泽表示赞同扶着膝盖摇摇晃晃站起来。

又过了四个多小时,睡梦中的鬼龙被一阵比一阵急躁的手机铃声吵醒,来电显示是守泽千秋。

“喂,鬼龙,现在可以看到流星雨。”

守泽的声音比平时低一些厚一些,好像还有点沙哑,估计是熬夜搞的。

鬼龙从窗口望出去,询着守泽给他指过的水瓶座的位置,从三颗构成容器状的星星延伸出去宛如流水琼浆般的星线,就在那,一只拖着尾巴的光点在深色夜幕中渐而沉入地平线,进一步变得密集。

“鬼龙,不骗你,流星这种东西真的可以实现梦想,你的梦想是什么?”

鬼龙没有说话,他的确不知该说什么。

“我的梦想实现了哦,我是二十八岁的守泽,穿过虫洞回到此时此刻在跟你通话,你现在看到的流星雨的位置,如果能看到一颗红色的流星,轨迹里有一点蓝色辉光,那个就是我。”

“那真是恭喜你了。”鬼龙对于这种鼓励说实话不是很能应付,只有尴尬的说些客套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秒钟还是一小时,守泽那边掐断了线。此时此刻,明亮的红色流星划过天际,彗尾中心拖出一小撮蓝紫。

巧合吧,鬼龙想。

其实这世上没什么不是巧合,就像守泽一路按照予定抛物线进入平流层轨道又飞向大气层之外。

在融入社会安安分分工作的鬼龙看着自己发根重新生出鲜红色渐变,思量着明天是否应去理发店把头发重新染黑的日子里,守泽写信告诉他说,我好像又进了一步。

S8驾驶员的选拔,守泽进入最终角逐的名单。

信里附了一张他在s8维护区的合影,照片拍得很棒,穿着橘红色工作服的守泽千秋抱着头盔 比那篇黄沙基地之上炽热的太阳还要灿烂辉煌。远处s8粗野的金属板内构耀武扬威地刺出一圈红色光晕,错综的冷却管道交织攀附在液压阀周边。

守泽在信里告诉他自己在训练的时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宇航服金属连接圈不小心粘上皮肤能清楚听见“哧哧”的,像烤肉似的声音,还能闻到味道--是梦想的气味,守泽在这里画了横线强调。

那鬼龙,你找到你的梦想了吗?或者是什么迫切希望的事情也可以啊,你找到了吗?我十分期待哦!信以这话做结尾,令人战栗。

S8的一号机预定在冬季点火,写着jaxa基地守泽千秋的信封逐步在鬼龙家的邮箱里销声匿迹,明明用手机短信方便又快捷,守泽却在这种时候迷上了写信。最后一封信里夹带各种东西,包括他在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一小块半月形状的陨石碎片。

这么光滑的形状是自然形成的,是不是不可思议?我想应该很适合你妹妹,这是有磁性的石头,听说戴在身上有促进血液循环的作用。

哦,你小子很有勇气嘛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向我妹妹献殷勤。鬼龙二话不说把陨石塞进自己口袋里,发誓要让这石头再无仰视光明之日。

S8负责木星区域的采集和巡逻,母星是气态行星,基地最终确定建在木卫二上,守泽是最先去适应生活的驾驶员,其他一同前往的多数是工程师和研究员,接下来的四年同样以每年一位驾驶员的速率向木卫二输送新的血液。

鬼龙听着新闻里的介绍,突然对数字很敏感。他想如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包找到了!

啊啊啊家里没卡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