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虫

加油!

卧槽宝宝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好看的吓死我了
虽然我觉得是dalao把封面美颜了不过我Uma减肥了之后真的有点倾城倾国()

说实话我有时候确实不喜欢遵守弹幕礼仪我拉低了B站年龄层真是不好意思啊操你妈的傻屌

看个吃的都有傻逼,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傻逼

知道小透明面对关注了自己的女神的那种感觉吗!!
就想尖叫咆哮到处乱跑,领子被提着脚也会不由自主空中登登登!然后想给女神割膝盖!一层一层割下来都不觉得疼!害怕自己刷屏会打扰到女神!害怕女神会觉得自己好烦!但是又很想给她看各种各样好玩的东西,女神不点赞就会拼命反省自己是不是踩到她雷了!!!女神点赞又会感觉正在被笑摸狗头!!反正就是觉得不得了!女神关注我了,我是不是有机会当她近距离腿部挂件!能不能每天跟她说大大早上好呀我爱你!!!!!
(受了点刺激

跟材料老师扯了好久的蛋,感觉我朝的技术路真心不容易,这一路走来太辛苦,希望我朝越来越好(以及崇洋媚外怨声载道整天无所事事只想键盘参军的废物们早点滚出去

S3实验室著名修仙少年虫哥正是在下

就不知道是老阳先成仙还是我先了【

练习,bg

这一组黄妹cos真的是……太可爱了好吗

相机发出顿滞的塑料硬壳摩擦声,倒卷的时间和马克斯估计的差不多。他掂了掂手上的相机,仿佛那里面的重量会有什么实质性变化,或者说摄入菲林中的光线也在同时将那瞬间之于枪火硝烟的一部分质量带入底片中。

马克斯普朗克,你应该回帐篷里去了。

耳边嗡嗡作响的螺旋形接收器传来一句善意的提醒,然而这样的监视总归是令人不太愉悦的。

回去有什么用,这是最后一卷胶片了,下一次的补给在四天之后……马克斯感到十分烦闷,饶是如此,这儿并没有能让他抗拒螺旋接收器中不断摧残他耳膜的柔软指令的理由。怎么说呢,接收器不是通讯器,“那些人”似乎相信身处输出端的人会按照他们的指令行事,“那些人”时刻监视着他,却完全不给他一点发泄回敬的途径,哪怕是口头上的。

马克思普朗克,有多少个马克斯普朗克,他们都被抓过来了吗?爱丽丝那轻灵稚气的童音串着不成曲调的节奏,此刻即如魂牵梦萦的催眠曲,回响在他脑海中,于是他也跟着唱出来:他们都被抓过来了吗?你是这个马克斯普朗克还是那个马克斯普朗克?哪一个是爱我的马克思普朗克?
爱丽丝从没唱完这首歌,因为唱到这一句的时候总会有爆炸声吓到那小姑娘,或者是鲍勃的声音突然从接收器里响起:“马克斯,好好活着,我们都靠你了。”

马克斯很高兴能听到鲍勃的声音,如果是等爱丽丝唱完再传入耳朵就更好了。爱丽丝这个胆小的姑娘,每次被他央求着继续唱下去的时候,都会晃着她白嫩的,有些婴儿肥的小腿,像她所有正值芳华,背着方正的皮质小书包,穿着花格呢子裙的同龄人那般狡黠地笑:“不,不,爱我的马克思普朗克一定会耐心等待下一个我为他歌唱的时机。”

那么,好吧。

他终究没有等到那样一个时机,所以鲍勃给他的精神支持显得更加强硬。

好好活着,他们不能囚禁你一辈子,只有你自己能。

没错,好好活着,爱丽丝带给他的花儿和鲍勃送他的金色甲虫还在帐篷里等着他。

哎哟喂这几天哭嚎要吃肉就真的吃到肉了,要不要这么给力,真是的让我说什么好……大佬再来块肉行不(
这个主动的绿真是……哎我的妈……我靠……怎么这么可爱这么sao

我特别喜欢这种……还没表白先上再说的……这种……
特别可爱好吗!!!r帅那个一脸蒙蔽的表情好好玩儿啊()绝景俩字要不要这么切合!!!r帅耐力真好,忍了两页才上,我连一个分镜都忍不了(疯了

三文鱼罐头真是个好东西,没冰箱的夏天寝室最适合的肉类食材。好吃又好保存,打开一小份刚好够吃一天,配上土豆泥和煮豆子,或者面条,或者全麦面包,热量也不高,又没有防腐剂,油浸的肉紧实有口感,盐水浸的衬原味。

真是好东西。